從白手創業到900億身家,中國最富“80后”誕生記

2019年2月13日


 

從白手創業到900億身家,中國最富“80后”誕生記_人物_電商報

彭博社近日發布了一份“40歲以下白手致富富豪榜”,一名來自中國的“80后”以137億美元身家強勢登上榜眼,僅次于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

他是誰?有什么來歷?

1

學霸之路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江浙地區注定要成為中國電商的肇基之地,前有馬云,后有劉強東,現在又從石頭縫里蹦出一個黃崢。

也許有的人對黃崢這個名字不太熟悉,沒關系,這決不意味著你孤陋寡聞,而是主人公實在太過低調。作為一個理工男,他從未公開演講過,也很少接受采訪,就連公司去納斯達克上市,他也缺席了。

這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1980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剛剛在青萍之末醞釀,一個男嬰在杭州呱呱墜地了。家人給男嬰取名“黃崢”,“崢”是高山峻拔的意思。起這個名字,意味著家人對一個大時代即將來臨的隱隱期待。

那個年代家里窮,黃爸黃媽沒錢買新衣服,只能常常拿著親戚朋友家小孩穿剩的衣服給黃崢。多年后黃崢創業,瞄準全國中產以外的10億人做文章,是否就在此時埋下伏筆?

人如其名,黃崢就像他的名字一樣秀,在求學路上處處優人一籌。從小到大,他從來都是班上的第一名。1998,他被保送到專為特殊人才設立的浙江大學竺可楨學院,攻讀計算機專業。

大學畢業后,他又收到世界排名第八的威斯康星大學錄取通知書,前往美國攻讀計算機碩士。

2

人脈決定成敗

2006年,一張美國股神巴菲特和中國小伙自共進午餐的照片火了。照片上皮膚黝黑、滿滿屌絲氣質的小伙子很難讓人聯想到就是如今900億身家的黃崢。

他為什么能得到巴菲特的垂青?事情得從他的人脈網之源起開始說起。

因為出色的表現,黃崢在大學期間入選了浙大與梅爾頓基金會合作的培養計劃,獲贈一臺電腦和一年免費上網時間。順便說一句,這個名額在全世界只有10個。

有了網絡,黃錚便經常發布一些關于計算機技術方面的技術貼。

2001年的一天下午,他下課回寢室后發現有個陌生人加他MSN請教問題。他三下五除二解決了問題,陌生人連聲道謝。

2001年正是互聯網寒冬期。彼時馬云剛剛宣布阿里巴巴大裁員,并進入緊急狀態。而赴美上市一年多的網易也股價崩盤,丁磊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遇到技術問題多次親自上場。

沒錯,那個加黃崢MSN的陌生人就是丁磊。

一個是互聯網大咖,一個是計算機專業學霸,中國好網友歃血為盟。丁磊從此不僅成為黃崢打開互聯網世界的一扇窗,也成為了他人脈關系網的建構師。

很快,丁磊就給黃崢帶來了一位創業導師——中國神秘富豪、后來的OPPO和vivo背后老板段永平。

當時,黃崢在威斯康星大學讀書,碰巧與段永平住得非常近。通過丁磊這條線,黃崢結識了段永平,一來二去,兩人成為莫逆之交。

2004年碩士畢業前夕,黃崢遇到一個幸福的難題:微軟和谷歌都向他拋來了橄欖枝。前者是他實習的地方,規模遠大于后者,而后者當時還沒上市。

在段永平的建議下,黃崢選擇了谷歌。他拿到了原始股,隨著谷歌上市后股價暴漲,他迎來了人生第一桶金。

2006年,段永平以62萬美元拍下了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

巴菲特午餐規定,中標者可以額外帶一個人參加。這么珍貴的機會,段永平沒有帶兒女,也沒有帶公司骨干,而是帶上了26歲的黃崢。

足見,段永平有多喜歡黃崢。足見,黃崢這張人脈關系網經營得多么成功。

3

創拼多多

黃崢給自己開了一個微信公眾號,他在公眾號里寫道:

巴菲特通過買保險向窮人集資,并通過復利賺到更多的錢。那么存不存在一些機制能讓窮人也能把“保險”賣給富人,從而實現更精細化的反饋,周期更短的錢從富人向窮人回流的循環呢?

比方說,有一千個人在夏天的時候就想到在冬天的時候要買一件某種樣子的羽絨衣。他們寫聯名訂單給廠商,并愿意按去年價格出 10% 的訂金。這種情況下,工廠愿不愿意給他們30%的折扣?

這不就是工廠用“30%的折扣”向這1000個人購買了一份“保證在未來購買這件商品”的保險嗎?

這就是黃崢創立拼多多的初衷,他要用拼購的模式走一條和淘寶京東完全不同電商路線,重回“計劃經濟”時代,降低組織生產的不確定性,實現資源最優配置。

創立拼多多之前,黃崢也是一個連續創業者,經歷絲毫不遜于王興。

離開谷歌后,2007年,黃崢回國創業,先后創辦了兩家電商類公司:一家是歐酷網,代理步步高的產品;另一家是樂其時,做電商代運營。

這兩家公司談不上多成功,但也說不上失敗,最后賣給別人,成全了自己資本的原始積累。

2014年,黃崢在丁磊的指導下第三次創業選擇了游戲,成立尋夢科技,我們玩過或聽過的德州撲克、女神之劍等手游和頁游項目,都出自他之手。

然而游戲市場都是騰訊的天下,就連丁磊也只能在這個行業如履薄冰。由于缺乏經驗,缺少爆款級產品,尋夢科技表現平平,黃崢開始思考轉型,回到熟悉的電商領域。

結合自己的童年經歷,黃崢意識到長期以來,互聯網都在給我們制造一種錯覺:網購群體都是月薪一萬起步的新中產,大學本科學歷以上,出沒于北上廣深CBD。然而事實上,全國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剛剛跨過2.5萬。一線城市用戶其實是少數中的少數,網購市場中真正潛力巨大的,恰恰是廣大三四線城市居民。

雖然由于信息的不對稱和購買力的限制,他們在前十年互聯網的快速增長期沒有受到重視,但智能手機和微信等社交媒體的大量普及釋放了他們的消費欲望。這是一個迫切的需求!

黃崢看清楚了這一點,拼多多模式應運而生。

黃崢認為,真正的消費升級“不是讓上海人去過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讓安徽安慶的人有廚房紙用、有好水果吃”。

原價38元兩斤的芒果只要10.9元,分享到微信群里,若能湊齊足夠人數一起拼單,還能降到8.9元;29元5.5斤的卷紙,拼單后只需9.9元……

拼多多用低廉的價格迎合三四線城市用戶對經濟實惠的需求,另一方面,它又鼓勵用戶間的分享與互動,打造所謂社交電商,吸引了更多新用戶的加入。

在被阿里和京東把持大半江山的電商領域風云突變,名不見經傳的拼多多開始野蠻生長了。

2018年7月26日,拼多多赴美上市,當天市值超200億美元,黃崢在上海敲鐘,這是納斯達克團隊第一次把敲鐘按鈕送到了中國。

久久人碰人人干人人看久久